EN [退出]
一号店app>中国新闻

_制造业老板转型:辛辛苦苦办工厂 利润不如余额宝

2017-11-21 06:45

制造业老板转型岔路口

辛辛苦苦办工厂,利润不如余额宝

“这几年制造业越来越不好做了,辛辛苦苦一年忙到头,利润率只有5%左右,还不如余额宝等理财产品。”刘向前在深圳经营着一家LCD厂已有十来年,尽管年产值过亿,但他今年不打算继续扩大工厂规模,而是将多余的资金拿去投资理财。

“主要是没什么好的投资渠道,以前有钱就买房,现在房子也不能买了。”刘向前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,如今好像也只有放贷能稳赚不赔了。

与刘向前一样,珠三角地区很多中小微制造企业老板如今扩大产能的意愿都不强。一方面,随着人力等成本的上升,制造业利润越来越单薄;另一方面,小微企业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以扩大规模。

过去,制造企业转型做服务业,或投资房地产、矿产等其他产业的比比皆是,但当转型风险和成本越来越大时,他们宁愿将多余的资金用于投资理财或民间拆借,部分工厂老板甚至直接转型创办金融类平台,如P2P网贷,以及投资担保公司。

转向理财吃利息

刘向前的工厂位于深圳龙岗区横岗片区,记者在那里看到,工厂规模并不大,只有一两百号人。工厂2013年的产值达到1.3亿元,但一年下来,净利润也只有六七百万元,利润率仅5%左右。

“我不想再做大,但也没打算关闭工厂,开了十来年,订单比较稳定。”刘向前告诉记者,原本想投资一个专利产品,想从银行贷款,但房子抵押的贷款利率现在要上浮百分之二三十,工厂根本承受不起。

刘向前诉苦,这些年办工厂太辛苦了,利润却越来越低,去年9月他开始投资一些房产,但今年房地产形势不好,他也不打算再买房了。如今他正考虑投资信托和基金产品,这样能拿到12%左右的年利率,比开厂利润还高。

显然,刘向前属于追求稳妥回报的企业主代表,而在珠三角地区,与他一样,很多工厂老板也都在寻找稳健的资金投资渠道。

“最近有熟悉的工厂老板跟我讲,他手上有点闲钱,问能不能帮他找可靠的客户,打算投1000万。”深圳某投资担保公司肖经理告诉本报记者。

肖经理说,上述工厂老板放给他们公司是月息1.5分(年利率18%),公司负责给工厂老板找客户,再以3、4分的利息放出去,赚息差。

“从前年开始,身边就有做实业的老板们去放贷款,大部分人都是手上有点闲钱,有的甚至从银行套钱出来再放贷。”深圳鑫昌龙润滑科技有限公司老板王爱东告诉记者,不过他觉得放贷风险太大,没有做实业踏实,这些年他陆续投资了各类房产,而现在则以现金为王。

事实上,去年金融业准入门槛放低以来,民营资本掀起了进入金融业的浪潮,P2P互联网金融概念疯狂炒作,各类集资放贷的投资公司做得风生水起。

“P2P网贷、投资担保公司、小额贷款公司等其实都可以从民间吸收资金再放出去,现在做企业都不如干金融的来钱快。”一位来自湖北襄阳的王老板告诉记者,他的朋友从50万元起家放高利贷,如今已经扩张到5000万元身价。

张明(化名)在广州与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三家汽车4S店,由于广州限牌,汽车销量受影响,银行又不太乐意做车贷,使张明萌生退意,但考虑到合伙人的利益,他只好暂时坚持下来,同时准备开一家小额贷款公司,不仅可以满足购车一族的贷款需求,还可以在金融领域赚钱。

但由于小贷公司的审批十分漫长,张明暂时将3个亿的资金,一部分放在银行购买理财产品,另一部分购买了信托产品。

“做惯了实业的人,完全转型做金融,心里还是没底,所以大多数中小企业会选择先将闲钱拿去投资理财。”刘向前说,珠三角的企业主风险偏好较低,直接投放高利贷的也不多。

中山大学教授林江也告诉记者,有一些人觉得制造业不赚钱,还不如将多余的钱拿去放贷,但大多不会关停工厂,除了养一帮工人外,还可以利用工厂的信贷额度从银行套钱出来转贷,追求更高的回报。

“所谓投资担保公司、小额贷款公司,或者典当行、P2P网贷,说直白点都是放高利贷,月息1、2分吸收进来,放出去一般是3分以上。”深圳某投资担保公司总经理夏先生告诉记者。

多种转型遇阻

实际上,在如今一窝蜂涌向民间借贷和金融行业前,最近三四年来,随着各种成本上升,以及人民币升值,很多制造业老板无力扭转工厂颓势,已尝试各种转型或升级。

深圳易模塑科技公司董事长奉继军告诉记者,部分工厂老板一边缩减工厂规模,一边转投服务业,如餐饮、酒店、娱乐业等,中低端的大众消费还不错,但高端服务业受反腐和扫黄影响比较大。

奉继军没有转型,选择升级技术和机械设备,今年订单量确实有大幅回升,但却面临资金不足,银行不愿贷款,他也无力再扩大工厂规模。

深圳龙岗的明星台资企业赐昱鞋业在2013年上半年大裁员,从1.6万人骤减到4000人,在订单萎缩下,公司将赐昱鞋业更名为赐昱科技,转型涉足电子产品领域。而今年3月,赐昱鞋业的子公司赐昌鞋厂因工人工资从4500元下调至2500元,发生大罢工。

而在东莞、惠州等地,许多转型服务业的老板,也因今年的扫黄风暴而亏得血本无归。

“东莞这几年工厂倒闭、跑路的非常多,有的为了缩减成本,会搬迁到内地省份,有的直接转型做服务业,但没想到遭遇扫黄,老板们有苦难言。”东莞的韦老板告诉记者,他和哥哥原本都在东莞开玩具厂,但最终经营不下去,哥哥去年欠债1000万元跑路,而他如今只好转型做五金,也还处在艰难的起步阶段。

而且在奉继军看来,现在部分服务业也面临过剩的问题,而在内地城市也时有开超市、百货店老板跑路的消息传出。6月21日,杭州就有两家中都百货门店的老板因资金链断裂而“失联”。

而曾经热衷转型做矿产和房地产的企业老板,如今也都深陷其中。在以温州为代表的江浙地区最为典型,企业老板们以工厂名义从银行贷款,再将资金投入房地产和矿产,最终资金链断裂,导致工厂被拖垮而陷入危机。

广州炜业皮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文虎告诉记者,目前他正在与朋友商议开个茶馆,而他身边有老板去年就转型做房地产,在广州花都开发楼盘,现在房子面临滞销。“有朋友去贵州投资炒矿,也没赚到钱。”他说。

不过刘文虎说,有的老板自己不愿意扩厂,直接将厂房转租给小工厂,也有些人不会完全舍弃工厂,愿意做出口,因为有退税,还可坚持下去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xcwnh.ddqdgj.cn/movie/20171116/81ycr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1 06:45

玄彬曾经喜欢金善雅    中国白化病人眼睛图片  麻将公式  we战队  牙缝大怎么办  赛博乔志良  面试自我介绍范文  电大专科毕业自我鉴定  双喜牌香烟价格表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制造业老板转型:辛辛苦苦办工厂 利润不如余额宝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汇丰银行电话客服电话_北京二手房量升价跌 有房主报价一天降10万